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云峰讲堂 > 旅游让我们与世界达成和解

旅游让我们与世界达成和解

2014-12-03  


中国城镇化运动中最大的伤害就是让很多人失去了故乡,失去故乡的人也就失去了安全感,当他们背井离乡,奔走在大城市的钢筋水泥中时,根植于内心深处的传统价值观也面临着瓦解。

 

在传统的农村社会里,人们见面时往往是谈论家长里短的事情,在这样的舆论场中,构建起了五千年绵延不绝的民风民俗。然而,在经历了狂飙突进的城镇化之后,村里人见面的口头禅变成了,“在哪里打工?一月多少钱?”。表面上是人和人聊天内容的改变,实际上是人与社会、人与人的关系的改变。当工资成为邻里街坊衡量一个人价值的标准,当“在哪里打工”变成一种人生坐标,那些曾经被青山绿水滋养的灵魂已经彻底地迷失在了城市的丛林里。

大规模的城镇化运动导致了人口向城市的迁徙,与这种迁徙相对应的是在节假日里旅游业的井喷式增长。由此来看,大规模的城镇化与大规模的旅游实际上是两个反向运动,这两个反向运动的同时发生是一个社会在发展过程中的自我调整。具体来说就是,在大规模城镇化中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文化的关系被破坏了,需要通过旅游的反向运动来重新修补被破坏的关系,实现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文化的和解。

旅游之所以具备这样的功能,是因为旅游在本质上是一个空间消费的过程,通过空间消费可以帮助人们达到内心的调和。

建筑空间的消费让我们重新确定天地人的关系

我国古代的《皇帝宅经》是一本讲述人与住宅、人与天地、人与自然、人与宇宙和谐的书籍。这本书中写到“夫宅者,乃阴阳之枢纽,人伦之轨模,非夫博物名贤,未能悟斯道也”,其大意就是建筑的空间形式中蕴藏着天地间的深刻哲学,人生活在建筑中,潜移默化中接受着建筑的教导和感化。小到我们每天的心情,大到我们内心的世界观,都与建筑息息相关。

以德国为例,这个现代化的国度里却挺立着很多百年建筑,无论是乡村还是城市,建筑和建筑之间不会相互攀比高度和体量,建筑和自然之间不会相互侵占彼此的空间,而是相互和谐地交织在一起,共同构成了一幅宁静温馨的宜居画卷。

在世界东方的中国,则是另一幅完全不同的画面,城市里的高楼不断刷新着体量和高度的记录,彼此之间不是协调,而是对抗,你遮住我的阳光,我侵占你的绿地。更为糟糕的是,这种扩张正在不断地蔓延到周边农村,摩天大楼越来越多,绿意越来越少,街道越来越宽,过街天桥越来越长,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人与建筑的关系是非常紧张的。这种紧张归结起来有三种类型,一是建筑的大尺度压抑了人的情绪,让人感到无助和无力;二是建筑之间混乱的秩序让人缺乏安全感;三是建筑自身的色彩和形象不协调,让人无法感受到宁静和谐的氛围。

当人们想要逃离这种不和谐的空间关系时,只有一个途径,那就是旅游。在旅游中,我们能够遇见彼此呼应的苗家吊脚楼,能够遇见秩序井然的胡同和四合院,能够遇见烟雨中朦胧温润的乌镇民居……

旅游中遇见的古建筑不仅仅表现着天地大道、仁和礼乐,也表现着建筑对人的关爱和亲和力,与城市里体积庞大、错乱无序的高楼相比,这些古建筑所营造出的空间更有利于人的行走和观望,更适合人的居住和社交。

行文到此,忽然想起一个生动的细节,小时候,住在农村的人们总是会在吃饭时跑到邻居的房顶,一边吃饭,一边在房顶上与邻居聊天,这样的场景发生在黄土高原特有的依山而建的建筑群落里。正是这种依山而建的建筑群落,为人们营造了便利的社交环境,使得人们随时可以站在房顶上彼此对话,也可以聚在石桌边互致问候。由此所造就的舆论场也约束着一代代乡民遵守着传统的道德伦理,与天地自然和谐相处。而如今,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样的建筑群落只有在旅游中才能遇见,每个在城镇化运动中迷失的人也只有通过旅游才能遇见心目中远去的故乡,才能感受到依附在建筑中的传统文化符号,才能在这样的符号中获得暂时的慰藉。

自然空间的消费让我们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

人的内心都是有神性的,这种神性的存在让我们懂得敬畏自然,懂得生命轮回,懂得爱。现代人长期在城市中生活,远离自然,这样的状况导致了人对大自然的疏离,当我们不再对大自然怀有爱,当我们不再对大自然承担责任,掠夺和贪婪的本性就开始滋生。于是,我们看到,城镇化中的各种圈地和各种造城,这些现象表面是经济发展的冲动,实际上是人的责任感的缺失,是生态伦理的丧失,是人与自然关系的决裂。

当人和自然背道而驰的时候,最终受到伤害的是人。当人与自然和解的时候,最终得到好处的也是人。以色列就是这样一个不断探索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国家。这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它维持了占全国面积20%的保护地,这个比例在全世界是首屈一指的。一代代以色列人在这块被世人视为“地球癌症”的荒漠地区,创造出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典范,打造出了高产出、高效益的农业奇迹。以色列人懂得敬畏自然和利用自然,自然也回报给了以色列人可持续的财富。

早在1986年,泰勒所写的《尊重大自然》一书中就指出:“人类应该尊重所有的生命。”为了做到这一点应该遵循四个原则,即不伤害原则、不干涉原则、忠诚原则、补偿正义原则。今天,越来越多的人已经疏远了大自然,在钢筋水泥的城市中,他们所从事的工作看似给他们带来了暂时的财富,但是,对大自然的漠视和对生态的忽略正在让城市的发展面临不可持续的危机。只有通过旅游,才能让更多的城市人建立起生态伦理,在亲近自然的过程中重新找回人最初的本性,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

文化空间的消费让我们寻找到心灵的归属

城镇化运动中造城的最大的分裂就是文化认同的分裂,当无数外乡人拥挤在城市空间里的时候,他们说着不同的语言,有着不同的行为方式,做着不同领域的工作,长期熏陶之后,彼此的价值观在磨合中趋向一致,表面看起来这是好事,实际上,我们都丢失了文化的传承。有一句话说的好,“只有死去的鱼才随波逐流”。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城市里充满了这样死去的鱼,他们丢弃了祖先的文化,在同样的价值观和同样的生活方式中随波逐流。

所幸的是,旅游业为文化的多样性提供了一条光明大道。就本质来说,旅游业是追求文化异质性的。一个旅游景区或者一个旅游产品要想吸引游客,就必须具有独一无二的文化内涵。在我国,文化多样性促进旅游业发展的典型案例是贵州。这个位于我国西南边陲的省份有着神奇的魅力,这里拥有这17个世居少数民族,少数民族人口达1600万人,占全省人口比例的40%。你如果来这里旅游,在山脚下,你会遇见侗族小伙给你吹芦笙;在山腰,你会遇见布衣小伙给你跳狮子舞;在山顶,你会遇见苗族阿妹给你讲述祖先迁徙的故事。据了解,每年基于在贵州各地举行的各种不同文化背景的节日和活动多达1146个。

为了满足消费者对于文化空间的需求,旅游景区在进行规划时需要以文化为统领进行空间布局,需要以特色为着力点进行文化挖掘,需要以创新为核心构建文化产品体系,让旅游真正变成一次高品位的文化空间消费,让游客在旅游中寻找到心灵的归属。

话题又回到了开头,大规模的城镇化运动导致了人的精神迷失,大规模的旅游又帮助人们重新找回归属感、安全感和幸福感。二者之间确实是反向互补的关系。但是,就本质而言,旅游和城镇化是相通的,旅游就是城镇化的重要途径,城镇化也是旅游的发展目标。由此,我们又从更高的层面将这两种反向运动统一起来——说到底,其实它们都是人类追求幸福的轨迹,都是人类与世界达成和解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