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云峰讲堂 > 旅游关乎一个民族意识形态的塑造

旅游关乎一个民族意识形态的塑造

2014-12-03  


考古学家在古代玛雅文明遗址中寻找到了确凿的证据,证明了玛雅文明是从高山开始的。玛雅文明之后,人类历史同样又经历了大洪水的洗劫,最终在灾难中给予人类生机的仍然是高山。因为它们不仅仅是洪水来临时的避难所,更是人类智慧和意志的象征。

 

高山作为一种旅游资源,它与人类文明的关系也映射着旅游与人类意识形态的关系。

 

高山与人类文明的塑造

阿尔卑斯和秦岭这两座高山在漫长的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阿尔卑斯塑造了欧洲文明,秦岭塑造了华夏文明。

首先,这两座高山所带来的气候变化影响了人类文明的价值取向。在阿尔卑斯山以北,是温带海洋性气候和温带大陆性气候。在阿尔卑斯山以南,是地中海气候。显然,阿尔卑斯以南更适宜人类活动。这就是高山的威力所在,他用无形的手主导了人类活动的方向,也就影响了整个欧洲地区的文明发展次序。气候的差异就像一堵墙,将阿尔卑斯山以南以北的不同地区分割开来。这或许就是欧洲文明中重个性、轻整体的基因所在。

而远在东方的中国则完全是另一番景象,以秦岭为分界线,以南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以北属于温带季风气候,气候差别相对较小,这也就使得中国南北之间不存在严格的地理界线,无论是生产、商业,还是军事、政治等方面的差异都要小很多。即使在特殊时期南北有隔阂,也往往是军事斗争造成的,一旦国家统一,整个中华民族必将又朝着南北融合的大一统方向前进。而这样的文明基因也就塑造出了中国人重视整体、忽略个性的意识形态。

高山气候只是欧洲文明和华夏文明差异形成的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高山造成的水流走向的差异。

水流走向的差异看似是一个地理现象,实际上,仔细想想,人都是依水而居的,水流的走向不同,人的分布方式和交流方式自然也不同。这样一来,水流的走向就与人类文明的走向紧密联系起来了。

阿尔卑斯山以南和以北的水流走向是分散的,水流从中间的高处向四周的低处流淌。这就造成了族群之间天然的分裂局面,大家各自守着自己的水流,互相之间差异化较大,隔阂较深。而中国的秦岭虽然是中国南北的分界线,却并不是中国最高的高山,也不是黄河长江的发源地。整个中国的地形东高西低,水流从东到西,一脉相承。于是,你可以在长江黄河沿岸看到清晰连续的文明脉络。这或许就是华夏文明延续五千年的真正奥秘所在。

 

旅游与意识形态的塑造

旅游意识形态的塑造是一个大话题,我们以高山为切入口来谈。

中国的高山可以分为冰山雪峰和风景名山两类。然而,在人们的意识形态中,冰山雪峰的地位远远不及风景名山。这在古人的诗词中就可以窥见一斑。在浩如烟海的中国古代诗词中,处处可见风景名山的影子,而唯独巍峨雄壮的雪山难觅踪影。这种现象与中国文化有着极深的关系。冰山雪峰的美是纯粹自然的美,没有宗教色彩,没有人文情怀,这样的美往往被中国的文人所忽略,因为中国高山更多的是被人为附加了很多审美元素,强调的自然美与人文美的交融。

在中国人的意识里,对风景名山的分类更多的是从人文美的角度来进行的。常见的分类方法是道教名山、佛教名山、山水名山、革命名山等。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人对高山的分类其实就是对文化的分类,每一座高山都是一座巍峨的文化图腾,屹立在中国版图上,向人们诉说着凝固的历史和形象化的哲学。

翻开唐诗,我们可以看到“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诉说高山之空灵,可以看到“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诉说高山之神秘,还可以看到“五岳寻仙不辞远”诉说高山之美好。高山成为了一种生命彼岸的寄托,成为了一切文化符号得以传承的容器。

不仅仅是高山,在中国的大地上,不同形态的旅游资源都承载着丰富的文化底蕴。

随着人流、信息流、物流的不断聚集,越来越多的人背井离乡,失去了乡愁的人们越发渴望通过旅游找回乡愁,找回内在的真我,找回文化的根源。同时,交通的便利和信息的发达也为旅游发展提供了巨大的机遇。在这样的背景下,旅游将承担起新时期意识形态塑造的责任,帮助中华民族建立起崭新的世界观和文明观,让每颗旅行中的心灵都能够在中华民族的灿烂文化中寻找到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