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云峰讲堂 > 我走过的中国高山

我走过的中国高山

2014-12-03  


考古学家在古代玛雅文明遗址中寻找到了确凿的证据,证明了玛雅文明是从高山开始的。玛雅文明之后,人类历史同样又经历了大洪水的洗劫,最终在灾难中给予人类生机的仍然是高山。因为它们不仅仅是洪水来临时的避难所,更是人类智慧和意志的象征。

 

中国高山在人类文明的发展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位置,从高山之巅开始,东方文明的火光不断延续,演绎出绚丽宏伟的历史篇章。

一、中国高山与地质演进

据统计,全国土地总面积的69%为山地、丘陵和高原。这些山地、丘陵和高原中最显眼的当属高山。数万年来,这些高山见证着地质演进的过程。

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高山的高度和数量都是首屈一指的。就海拔而言,位于中国国境线上和国境内的高山有9座超过了海拔8000米的高度,而在全世界,这样的高山仅仅有14座。

沿着我国的国境线一直前行,你会发现,国境线上巍然屹立着世界第1高峰──珠穆朗玛峰、第2高峰──乔戈里峰、第3高峰──干城章嘉峰、第5高峰──马卡鲁峰、第7高峰──卓奥友峰,虽然排名有先后,但是,这些高峰之间的实际高度往往只差几百米。他们挺立在国境线上,堪称一道奇绝雄伟的自然屏障。

这还不是全部,如果把海拔5000米的高山也算进来,那么,中国高山的阵营更是庞大,其数量、高度以及景观都是其他国家望尘莫及的。在青藏高原周围,环绕着喜马拉雅山、喀喇昆仑山、祁连山、昆仑山、横断山等。在云贵高原周围,环绕着哀牢山、苗岭、大娄山、乌蒙山、武陵山等。在黄土高原和内蒙古高原边缘环绕着秦岭、太行山脉、山山脉、贺兰山等。

中国高山的另一个特点是与其他各种地形相互交织着,形成了极为丰富的地形地貌。

以天山、昆仑山、阿尔金山为例,这些山脉与中国最大的内陆盆地——新疆塔里木盆地为邻。而远在天涯海角的五指山和玉山则分别傍依着美丽富饶的海南岛和台湾岛。此外,还有大兴安岭与长白山形成的高山与森林相连的景观,还有川西横断山脉中高山、峡谷、江水的纵横交错的景观……

行走于中国丰富的地理地貌当中,仿佛是在聆听一曲自然交响乐,高山为高音,流水为中音,森林和盆地为低音,彼此交相辉映,共同谱写出了恢宏大气的精彩乐章。

如果说中国高山是自然交响乐中的高音部,那么,制造出这些高音的就是那些伟大的造山运动。这些运动就像戏剧一样分为了5个章节,分别是加里东运动、华力西运动、印支运动、燕山运动和喜马拉雅运动。每个章节都发生在不同的地质时代,最终形成了今天所看到的高山面貌,成就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最壮观的高山群落。

二、中国高山与文明演进

阿尔比斯和秦岭这两座高山在漫长的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阿尔比斯塑造了欧洲的文明,秦岭塑造了东方的文明。虽然只是两座看似静止的高山,但是,其蕴含的神奇力量却改变了东方文明和欧洲文明的路径,塑造了两个迥然不同的文明形态。

首先,这两座高山所带来的气候变化影响了人类文明的价值取向。在阿尔比斯山以北,是温带海洋性气候和温带大陆性气候。在阿尔比斯山以南,是地中海气候。显然,阿尔比斯以南更适宜人类活动。这就是高山的威力所在,他用无形的手主导了人类活动的方向,也就影响了整个欧洲地区的文明发展次序。气候的差异就像一堵墙,将阿尔比斯山以南以北的不同地区分割开来,最极端的例子是法兰克王国竟然因为气候的不同而分裂为左右下三部分。这或许就是欧洲文明中重个性、轻整体的基因所在。

而远在东方的中国则完全是另一番景象,以秦岭为分界线,以南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以北属于温带季风气候,气候差别相对较小,这也就使得中国南北之间不存在严格的地理界线,无论是生产、商业,还是军事、政治等方面的差异都要小很多。即使在特殊时期南北有隔阂,也往往是军事斗争造成的,一旦国家统一,整个中华民族必将又朝着南北融合的大一统方向前进。而这样的文明基因也就塑造出了中国人重视整体、忽略个性的审美意识。

高山气候只是东西方文明差异形成的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高山造成的水流走向的差异。

水流走向的差异看似是一个地理现象,实际上,仔细想想,人都是依水而居的,水流的走向不同,人的分布方式和交流方式自然也不同。这样一来,水流的走向就与人类文明的走向紧密联系起来了。

阿尔比斯山以南和以北的水流走向是分散的,水流从中间的高处向四周的低处流淌。这就造成了族群之间天然的分裂局面,大家各自守着自己的水流,互相之间差异化较大,隔阂较深。而中国的秦岭虽然是中国南北的分界线,却并不是中国最高的高山,也不是黄河长江的发源地。整个中国的地形东高西低,水流从东到西,一脉相承。于是,你可以在长江黄河沿岸看到清晰连续的文明脉络。这或许就是中华文明延续五千年的真正奥秘所在。

以上所分析的高山气候和高山周围水流走向两个因素就是东西方文明对高山差异性认知的根源所在。正是因为这两个因素,阿尔比斯和秦岭分别孕育了不同的文明形态,而不同的文明形态又反作用于这两座高山,最终就导致了人们对高山的不同理解和塑造。于是,我们在阿尔比斯看到了西方人的科学、理性和个体意识,在秦岭看到了东方人的道德、伦理和集体意识。

三、中国高山与中国人的审美观

中国的高山可以分为冰山雪峰和风景名山两类。冰山雪峰主要包括珠穆朗玛峰、西夏邦马峰、乔戈里峰、博格达峰、贡嘎山、公格尔峰、四姑娘山等。风景名山就非常多了,而且还可以继续分类。主要分类方法有高度、景观、年代以及地质形态等。

冰山雪峰的形成差异性主要是由自然原因造成的,地壳活动的激烈程度、雨水的降水量多少、气温的高低等因素造就了不同的冰山雪峰。这些冰山雪峰在旅游价值上主要体现在探险和科学考察。其险峻雄伟之美和晶莹奇特之美交相辉映,成为了旅游开发的宝贵资源。

在中国的历史文化中,冰山雪峰的地位远远不及风景名山。这在古人的诗词中就可以窥见一斑。在浩如烟海的中国古代诗词中,处处可见风景名山的影子,而唯独巍峨雄壮的雪山难觅踪影。这种现象与中国文化有着极深的关系。冰山雪峰的美是纯粹自然的美,没有宗教色彩,没有人文情怀,这样的美往往被中国的文人所忽略,因为中国高山更多的是被人为附加了很多审美元素,强调的自然美与人文美的交融。

中国高山景观差异化的形成也主要体现在人文美,而自然美造成的差异则是较小的。

以自然美的方式对中国的高山进行分类是比较难的,很多风景名山都兼具雄、奇、险、秀、幽、奥、旷、野等美学形象特征。当然,如果细细品味,每座山的自然美还是有所侧重的。以五岳为例,东岳泰山有雄壮之美;西岳华山有险要之美;北岳恒山有幽静之美;南岳衡山有灵秀之美;中岳嵩山峻朗之美。

在人们的潜意识里,对风景名山的分类更多的是从人文美的角度来进行的。常见的分类方法是道教名山、佛教名山、山水名山、革命名山等。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人对高山的分类其实就是对文化的分类,每一座高山都是一座巍峨的文化图腾,屹立在中国版图上,向人们诉说着凝固的历史和形象化的哲学。

由此,我们的话题从名山的分类开始,很自然地上升到了对中国人高山旅游审美观念的探讨。

翻开唐诗,我们可以看到“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诉说高山之空灵,可以看到“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诉说高山之神秘,还可以看到“五岳寻仙不辞远”诉说高山之美好。高山成为了一种生命彼岸的寄托,成为了一切文化符号得以传承的容器。

于是,在中国人的想象里,高山逐渐失去了本来的面目,成为了人与自然之间一种圆融而奇妙的交集。

但是,历史的发展总是有很多意外,今天,我们再面对高山的时候,拥有了手机、电脑等更先进的工具。这些工具逐渐改变着我们与高山对话的方式,改变着我们的审美。

同时,现代人所处的都市环境与高山环境之间的差异性越来越大。现代人的审美意识也在飞速的科技进化中发生着裂变。这一切将导致我们对高山的审美意识发生新的变化。

随之而来的是我们对于高山的想象和期待将有别于以往。可以肯定,未来中国的高山资源将会被重新整合,在中国旅游业的发展格局中,不同的高山都将会在保持自身传统特色的基础上贴上更加符合现代人审美心态的标签,满足现代人观赏游览、避暑、度假疗养、登山探险、滑雪、体育锻炼、科学考察等多元化的旅游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