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云峰讲堂 > 四中全会以德治国的新内涵

四中全会以德治国的新内涵

2014-12-03  


中国的象形文字总是拥有强大的表现力,能够将人类的一切经验和修养用简单的文字表现得淋漓尽致。文字,塑造了中国人的时空观念,塑造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也塑造了中国人的国家治理模式。中国文字对时空观的最早解读来自《尸子》一书,该书中写道: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如此诗意的时空观深深影响了中国人天人合一的思想,也正是在这样充满秩序感、稳定感的时空观中孕育出了以德治国的恢弘历史篇章。

 

传统时空观念下,以德治国的旧体系

春秋战国时期,老子提出: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由此,我们发觉了中国人以天地为父母的思想起源。这个时候,天地不再仅仅是对时间和空间的描述,而是延伸到了伦理关系层面。这就为下一步更深层次的延神做了铺垫。老子之后,孔子基于天人合一的时空观念构建起了一套结构严谨的德治理论体系。孔子的德治思想上承三代,下贯明清,在其之前,有周朝的以德配天、敬德保民,在其之后,有孟子、荀子、董仲舒的不断演绎和发展。无论德治思想体系经历怎样的演绎和发展,其天人合一的价值基础始终没有变。天是一切社会秩序的保障,天也是时空观念的核心。因为有了天,我们拥有了井然有序的时空观念,因为有了天,我们有了中规中矩的行为坐标。孔子德治思想中的“天”有三层含义。第一层含义是自然之天,第二层含义是权力之天(贤明的君主),第三层含义是道德之天。其中道德之天先于权力之天,权力之天承接并重构了道德之天。而自然之天则是一种时空观的体现,是权力之天和道德之天得以在人的意识形态中存在的时空基础。

由此,我们就找到了孔子以德治国的基础,那就是中国传统农业社会对自然之天的敬畏,从这种敬畏开始,我们延伸出了属于这个东方大国的权力体系和道德体系。反过来,这种权力体系和道德体系又强化了中国传统社会的时空观念。一代代中国人在这种天人合一的想象中保持了五千年不变的生活趣味和政治伦理以及生产形态。

中国人这种时空观的根深蒂固在清朝末年遭遇了洋务运动的挑战。当时,中日两国都开始了维新运动,试图通过变革走上强国之路,但是,最终却出现了完全不同的结局,比中国晚七年进行变革的日本取得了成功,而中国却在绕了一圈之后重新回到了保守封闭的路子上,这其中当然有很多复杂的历史原因。但是,笔者认为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中国人的时空观决定了其变革之路将是缓慢和艰难的。在中国发生的任何变革都需要考虑到中国人延续了五千年的时空观,在这种天人合一的封闭时空观念中,自我与世界之间形成了一个自然而稳定的秩序,这样的秩序给予了中国人特有的安全感。假如因为变革将这种安全感破坏,那么,变革必然会遭遇到阻力。相反,如果那些变革者不是去破坏中国人的时空观,而是去迎合和强化,比如将土地分给农民,给予他们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让他们在这片天地里继续自己天人合一的理想生活。那么,变革者必将得到最大程度的支持。

以上所说的都是过往历史,早已成为云烟。今天的中国在全球化的浪潮中早已走上现代化的道路,日益完善的法律体系也为中国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今日中国人的时空观早已彻底被改变。只是,与传统时空观相对应的以德治国理念却一直都是学者们热衷的话题。刚刚结束的四中全会提出了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的理念。于是,以德治国在政治领域又重新回归。此时,我们要以怎样的视角来看待“以德治国”呢?

现代时空观之下,以德治国的新内涵

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的推进,在中国大地上演绎了无数农民进城打工的故事。老家的一亩三分地再也无法给予农民安全感了,他们想要追寻更好的生活。电视机刚刚在农村普及的时候,还有一大帮年轻人守着这个神奇的盒子过日子。但是,时间一久,年轻人就再也无法满足于欣赏电视机里的幸福生活,他们需要走出自己的家园,需要去实现自己在电视机里所看到的幸福生活。当他们背井离乡走进大都市的那一刻,城镇化的历史浪潮与他们渺小的命运交织起来,从此,他们人生中的每一点进步,都与这个国家城镇化的步伐息息相关。

在城镇化过程中,随着人口的迁徙,时空观念改变了。原先头顶蓝天脚踩黄土的日子已经远去,新的城市风景为人们打开了新的时空,立交桥、摩天大楼、购物中心、步行街……城市里的每一处繁华中,都伴随着新的价值观的成长。

紧随城镇化之后,是互联网浪潮,80后、90后基本上是在互联网环境下长大的,他们的世界观已经与父母完全不同。其根源就在于时空观的差别造成了价值观的差别。他们的父母多数还在农村种过地,而他们则完全无法理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感受。一种时空观是相对封闭的农业生产环境下诞生的,另一种时空观是全球互联的开放环境下诞生的,这两种时空观的差别必然带来价值观的差别。

以上两段的分析给了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传统的以德治国的时空条件已经改变了,今天的中国人面临的是城镇化和互联网浪潮中的新时空。在新时空下谈以德治国,必然要有新的内涵。

笔者认为,以德治国的新内涵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一是以德治国需要重新定义中国人的幸福感。今日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强化了人与人之间的经济竞争关系,为了利益而不择手段的事情经常发生,传统的道德观念非常淡漠。导致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在于人对于幸福的理解出现偏差,每天都会有无数商业广告在各种媒体上铺天盖地地传播,这些商业广告无一不在暗示着幸福与物质的关系。这样的商业广告宣传当然是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其本身是没有错的,错在我们缺少一种平衡的传播机制。在商业宣传不断地为社会注入商业气息的同时,我们也需要通过一些健康积极纯粹的文艺作品来鼓舞人们的精神世界,重建道德与幸福的关联,重塑中国人的道德信仰。

二是以德治国需要提倡以德治心。以德治国的说法是从上层建筑的角度切入的,但是,对于每一位公民来说,他们能够具体实践的事情并不是以德治国,因为以德治国是国家总体战略,作为个体的公民,对以德治国最好的实践只能是以德治心,只要每个公民用道德约束好自己的心,那么,以德治国也就是顺其自然的事情了。

三是以德治国需要以旅游业引领城镇化。中国社会结构的改变和社会价值观的变迁都与城镇化息息相关,遗憾的是,传统的城镇化实际上是以工业化和房地产化为引领的,缺少人文关怀和文化依托。可以说,传统的城镇化在根本上背离了中国五千年文明延续和传承的历史脉络,是一场彻底的物欲膨胀、利欲熏心的城镇化。正是这样的城镇化导致了一个民族精神世界的分裂和破坏,将五千年绵绵不绝的文明切割得支离破碎。以德治国给予了我们新的希望,在以德治国的战略指导下,以旅游业为引领的城镇化将帮助中国人重新找回丢失的魂魄,让人们在乡愁中得以和谐相处,让经济在良好的软环境下实现可持续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