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动态 > 公司新闻 > “以人为本”的全域旅游

“以人为本”的全域旅游

2018-01-24 10:04:11   德安杰上海公司


Happiness is the settling of the soul into its most appropriate spot.     

“幸福是把灵魂放在最适当的位置。”——亚里士多德

20159月国家旅游局启动开展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工作、2016年国家旅游局公布了两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名录、2017年是全域旅游全面推进年、 2018年国家旅游局更是宣布为“美丽中国—全域旅游年” 。全域旅游将推动国民权利制度、产业制度、产权制度、部门法等改革,从而引发整个社会的变化,成为中国经济社会改革的破冰产业。“全域旅游”战略这一步步走来,稳中求进、志在必得。各路专家也各显神通各抒己见各领风骚,有从机制创新上入手、有从科学管理上入手、有从基础配套上入手、有从产业融合上入手、有从科技革新上入手、有从“旅游+”上入手,誓把全域旅游整了个通透。但全域旅游的发展依然存在着不少的问题:认识上的“全”字统领和概念化、执行的认识粗浅和表面化、落地后的空心运营和同质化。

而我觉得其中的关键密码是——“以人为本”,全域旅游制定规则的人、落地执行的人、策划创新的人、产业建设的人、短期游玩的人、长期居住的人。这里面前四种人是全域旅游的服务方,后两种是被服务方,当然本地长期居住的人里面也会有前四种人,特别是旅游配套和产业建设相关的人才被导流进来后长期居住,这时候服务和被服务就趋于统一了。

都说人心是最难懂、最易变、最不可控的,但其实也是最好懂的。如果能做到以下两点,抓住人心并不难。

一、     物质经济条件的充裕和保障

纵观世界各地著名的旅游目的地如西班牙、瑞士、新加坡等,基本都是全域旅游发展的典范,他们的共同特征是其三产占国民经济的七成以上、人口则以中等收入人群为主,人均GDP47万美元之间。就像经济学中所推崇的“两头小不悬殊”的“橄榄型”收入分配结构一样,这时候生活工作节奏没那么快、人与人之间也没那么多竞争、社会关系更趋于和谐。

而如何提升中产阶级的发展潜力,在具体措施上,就要加大教育制度、就业制度、户籍制度等的改革,只有这样才能打破阶层之间的壁垒,低收入阶层才有向上流动的空间,专业和产业人才的导流也能更快速和顺畅。在世界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今天,要发展全域旅游真正做到全民共建共享甚至是全民营销、就必须要提升当地人的物质经济条件,这样才能提升人们的旅游休闲意识和休闲消费能力,所以加快这些制度上完善和改革才是立足之本,当然与旅游息息相关的带薪休假制度的改革也很关键,法国从1934年就有带薪体假立法,半个多世纪的延续与积淀,国民休闲权利意识相当普遍。欧洲年假和公休假的天数平均为34天,休闲度假成了大多数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人们休闲观念的转变也是促成欧洲全域旅游蓬勃发展的重要一环。

二、     精神心灵空间的满足和归属

米兰.昆德兰笔下《生活在别处》里的那个年轻诗人一直纠结在理想与生活之间,理想的丰满和生活的贫瘠让他总是急于逃离,就像我们要逃离北上广、逃离高科技、逃离让我们不堪重负的节奏。想逃离繁华的原因我想并不仅仅是房价高企、户籍制度等硬性障碍,更重要的是灵魂的焦躁与幸福感的缺失。我们在急速行驶的过程中仿佛遗失了什么东西,心灵失衡了。于是我们渴望短暂逃离找回平衡,到处去旅游成了热潮,可又总是觉得不解渴。

全域旅游目的地如何能击痛点、慰心灵、找平衡?我们所见到的那么多的城市,建筑空间已足够的多,心灵空间又何其之少。深圳蛇口区有个叫“帐幕”的地方,一个很特别的音乐空间,24小时免费对所有人开放。你可以来这里看书、来这里写作、来这里静思、甚至来这里避难。“帐幕”的意思就是旷野中的庇护所。主人说:这是一个让人内心安定,和自己对话的空间。我不禁为这个想法点赞。这个心灵空间不算大,也只是某个方向上的尝试。但我看见了人们对他人心灵的关注、找回自己的渴求和帮助他人找回自己的行动。

新加坡在打造全景化花园城市的进程中真正推行全民参与的方式,1971年“全民种树节”共种3万余棵树木。80年代,民众都要坚持参加一年一度的植树运动;鼓励市民承包或租赁公共绿地、花木、公园设施,推行全民管理;21世纪,新加坡国家公园局推展“纪念1963植树计划”,呼吁公众和企业在全岛各处种植1963棵树,且所有的领养费全都捐给“花园城市基金”共续城市建设。什么是归属感?是所在群体紧密的内在联系,这种联系也许是一致认同的价值观念、希望传递的相同理念和努力达成的共同目标。全民参与花园城市的建设,建造成功的不仅是新加坡这个世界花园,还有人们心中广阔无垠的心灵花园,而且他们清楚地知道他们热爱这里、属于这里。

也许终有一天,我们生活的城市或去往的地域到处可见洋溢着浓厚的艺术气息、生活气息、生态氛围的空间和场所。我们不再以豪宅豪车为成功标准、不再以一个亿的小目标作为奋斗指南针,愿意跟人比的是文化学识的积累、艺术素养的呈现、社会贡献的多少,那将是物质精神双丰收的人文乐园和心灵花园,那也是我心中真正的全域旅游目的地。

 

可见“全域旅游”并不是革“旅游”的命,而是改我们所有人的“运”, “美丽中国——全域旅游年”已到来,我们迫切地想要做些什么。那么就从如何提升人的社会经济条件和满足人的文化心灵归属出发吧。作为全域旅游的策划者、管理者、建设者、服务者和被服务者,我们深爱脚下这片土地,也真正希望自己属于这里,无论是从身体还是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