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动态 > 公司新闻 > 贾云峰:笑傲江湖的旅游目的地灵魂捕手(中)

贾云峰:笑傲江湖的旅游目的地灵魂捕手(中)

2017-05-09 17:10:18  


无处安放的青春 那八千里路云和月

 

虽然在很嘈杂的场合,笑起来眼睛眯成一道缝的贾云峰先生说起话来声音很轻,很温和,但是语速极快,逻辑很清晰,思路敏捷,在闲云野鹤气定神闲的气场下,还是难以掩藏的一个商场精英惯有的职业范儿。

说起旅游、说起目前从事的专业来,他就开始有些滔滔不绝了:“策划是生产力,是一次对纷繁复杂的旅游资源进行重新梳理和整合的过程。而为所在的景区赋予情感,则是旅游策划中能脱颖而出的关键。因为旅游是更接近于人的梦想的一项梦想,时空交错之中,精神上升至另一个境界。”

 

就如在贾云峰写在他所著的澳大利亚自助游图书《炫影澳洲》中,他曾经激动的写道:“我梦想用穿越时间的广度,来拓展生命时间的长度。”为什么会这么急切的想要拓宽自己的人生,源于那次改变命运的考试。倒不是因为考试而“跳了龙门”而改变命运,而是因为在这次考试过程中,幸运的结识了不少新朋友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年轻时候的贾云峰也是个爱偏科的人,写作不错,数学不行,于是听人介绍去试着报考了著名艺术院校,当年这个位于华山路630号的著名艺术院校的小院儿里挤满了成千上万的考生。与其他的学校不同,这里挤满了从应届178岁的姑娘小伙儿,到30多岁的叔叔阿姨,这些人是由来自全国各地、各种奇奇怪怪的人组成,带来了奇奇怪怪的故事。当时的初试试题是《书店》,为了写的与众不同,喜欢写文章的小贾同学,四处累计新奇的素材,经常和同学约着去边喝啤酒,边讲故事,一聊就是深夜,甚至是到天亮。

 

就着昏黄的路灯,小贾同学和朋友们相扶着回到家的路上,虽然喝的有些神情迷糊了,但是满肚子的新奇的人和事,让他感知到了这个世界的丰富和多元。谁能想到呢?那围着一群年轻人的原木桌子上东倒西歪的啤酒瓶儿,那些撒了一地的横七竖八的竹签子儿,把星辰、把大海装进了这个年轻人的眼睛里。

 

后来他如愿进入上戏,遇到了有特殊人文情怀的余秋雨老师——也是当时的院长。余秋雨以一部《文化苦旅》为公众所熟知,但他一直痛心于“文化碎屑”被无限扩大,错误地承担起体现旅游价值的使命。

 

一次在罗马的经历,让余秋雨体会到了“工作是为了旅游”的意识形态。罗马有专门的旅游假期,每逢假期,大街上空空荡荡的,商店都关门谢客。当地人都到外地去旅游了,留在那里的也是外地来罗马旅游的游客。在他们看来,旅游是一种人权的组成部分,是摆脱了社会关系的束缚,恢复了天伦之乐的享受,还原为山水自然中的赤子的涤荡灵魂的诗歌……

 

他在《艺术创造论》里写:“自然与人生的一体化,很容易带来诱人的神秘色彩。人类原始艺术的神秘感,大多也出自这种自然与人生的初次遭遇。时代的发展使这种神秘感大为减损,但是,只要让自然与人生真切相对,这种神秘感又会出现。自然的奥秘穷尽不了,人生与自然的复杂关系也穷尽不了,因此,神秘感也荡涤不了”。

 

这让年轻的贾云峰眼界大开,他从小就有“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梦想,是出于水瓶座特有的猎奇心态作祟,但第一次,听人把沉醉的把旅行提升到艺术美的高度,甚至等同于人权——神圣不可或缺。在耳濡目染中,他似乎听到了那来自亘古的迢迢召唤:你来了吗,你又是哪一代的中国书生?

 

胸中那股情怀时时迫切地督促他将梦想付诸行动。老话不是说嘛?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贾云峰到是没觉得读书与行走哪个更“高级”,他觉得同样重要:徒步,让他阔大,与宇宙精神独往来;阅读和交流,让他细密,在人情往来中沉潜。阅读让行走更诗意,行走让阅读更厚重。
 


 

 

 

血气方刚的他在心里给自己树立了第一个目标:20岁徒步走遍云贵高原。他觉得这实在是个神秘、神奇瑰丽的地方,充斥着各式各样的神秘的传说,他要在这里,开启认知新世界的大门,启程与旅行交织的人生。在层层云雾之中,神树、神鸟、海眼等各类传说层出不穷,在这没有完全被人类文明足迹彻底开化的地方,他在这里访奇人,聊奇事、与“神算子”作伴,与“鬼屋”为邻,观赏“上帝的调色盘”的挥毫泼墨,丈量“喀斯特”的层峦叠嶂。

 

讲真,很多人都面临这种困境:需要在热爱和生计当中艰难选择。但这个难题,似乎没怎么困扰到刚毕业的贾云峰,多才多艺又科班出身的他,觉得应分配去工作,或者去朝九晚五的去点卯,是一件很没意思的事情,于是一甩头发,背上背包,在“间隔年”里一边感受旅行的快乐,一边为企业拍摄资料片和策划企业电视剧筹措经费,游历了一路风光,同时也考察了贵州的酿酒企业,从贵州遵义的董酒厂开始,沿着赤水河,一路行进到了贵州的习酒厂,积累了厚厚的履历,不仅制作了多部企业专题,还策划了一部十集的电视剧。这真算是既对得起梦想,又担得起生活。

 

就像他说的:“旅行才永远让人激情四射,永远令他不知疲惫。”就像后来的,他自30岁那年,贾云峰的脚步,已经走遍中国近百个知名景点之后,一“骑”红尘奔向西,足迹延伸到海外,一路走一路笑,自驾穿越35个国家和地区,并把沿途的风景和体味,制作成电视片、编撰成书籍,撰写成博客,通过各种渠道和途径,与世人分享。

 

随着年月的增长,江南的雨和塞北的风,那一路的流云和飞霞,那数不清的日落和晨曦,那些记忆,哪怕是记忆的幻影,也一点点的融入了他的生命,让他一步步的成为了今天的他。他的脸上添上了细细的皱纹;头发也不再飘逸,撒上了些许风霜、发际线有了稍稍后移的趋势;桀骜不羁的眼神渐渐消隐,取而代之的是多年的山川风物的熏陶而染就的大气谦和、温润如玉的神色,但几十年不变的,是那对旅游的痴迷和执着。


 

 

解题高手的达芬奇密码

 

著名英国探险家乔治·马洛里对珠穆朗玛峰情有独钟,一生中多次攀登珠峰,每当被问及为何如此执着时,他总是笑而不答。直到生命中最后一次面对这个问题,他遥望珠峰深情地说:“因为它就在那儿。”

 

贾云峰很能体会这种心情,自他从云贵高原上开始弹唱起那首属于他的意气风发、高歌猛进寻找生命密码的灵魂之歌,他算是将旅行,刻画到了自己的生命中,融入到了他的血液里。后来几经辗转,加盟内蒙古卫视之后,由于工作繁忙,与旅行有短暂的“分手”和 “与情人一样的争吵”。经历一段时间的纠结后,他果断决定,不如就正式把旅游当做自己的一项事业来做好了,也不负了自己这发自内心的热爱:“对啊,因为它就在那儿。”

 

于是,用一本《时间码》,贾云峰对之前16年传媒工作生涯留下的告别礼物。然后他痛痛快快的奔赴了那一场与旅行的心灵之约——加入专注旅游创新事业的德安杰环球顾问,把旅游当作自己的事业归属。

 

但当踏入这个领域的时候,他并不感到轻松,此时旅游业已然是个红海。先不说它算是个古老的领域,而就算是乘上互联网+东风的在线旅游领域,也早已经进入了激烈的拼杀阶段,传统的价格战等营销、运营方式已不能够有效获客,进入瓶颈期。

 

他深刻的体会到了他的老师余秋雨所说的旅游文创行业的普遍现象:人们将“文化碎屑”误以为了文化本身,这些点滴的文化记号被无限扩大,承担起吸引游客的使命来。而中国旅游的品牌之争,也从来就没有消停过,其热闹程度,如若每年梳理一番,堪比绯闻不断的娱乐界。从某种文化形态的发源地,甚至从上古神话传说发生地,到文学人物形象取材地,很多旅游区将希望寄托在某位作家的逗留居住地或者某部作品中提到的地点和人物上,大搞名人故居和主题公园,于此种种,不一而足,中国旅游真可谓进入了“大争之世”。

 

有什么用呢?不过“文化蓝藻”罢了,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们变得“娇贵”起来,对各类消费也有了升级的需求,对各种混乱旅游业的脉络、杂乱芜杂的文化现象的越来越不堪忍受了。

 

贾云峰心里一直很明白,旅行存在的价值远超过旅行本身。他决定做个颠覆者,至少是个搅局者,他要用爱开创一片新天地。他要让国人知道,旅行,是一种寻找,是一种对“生活在别处”的追寻。

 

深谙“磨刀不误砍柴工”的道理,他做了个大胆的决定,“闭关”半年,系统的梳理思路、开辟新蓝海。他“闭关”也深具个人特色——并没有把自己锁在深山老林或者禅院书房,而是请了个老司机带他遍访北京城。一边思考一边行走的贾云峰半年后交上了份令人满意的答卷——他在国家旅游局主办的《旅游调研》发表论文《颠覆旅游:中国人旅游的创新产品时代》,提出了自己独创的理论体系,同时也发行了此次闭关的副产品——一本行旅图书《我脚下的皇城》。

 

 “做这个不只是要‘落地’,而是要一直站在地上”,虽然已过不惑、著作等身、手里已握着几十个掷地有声的成功案例的贾云峰先生,依然认真掌控每个举办的活动的细节,在新闻发布会活动现场也不闲着,时不时跑来跑去安排现场秩序、把控活动流程、对接安排与会领导座次,确保每个环节都万无一失。



 

 
 

在忙碌间隙,他对笔者说“建立一种情感联结,是旅游策划中的关键,比如这次的“情书”的创意,就源自于我们搜集到上海游客到张渚镇旅游的时候,遗留在那里的照片以及与这些照片相关的故事。有些有点年纪的上海游客到这里旅游,之后就不想回上海了,直接留在张渚这个地方养老……就是因为实地收集了这些有意思的故事,才启发我们找到了这些打动人心又接地气的创意思路”。

 

贾总做的这个工作是个非常操心的事情, 他说他的旅行很多时候是除了对所历地方的向往,很多时候是工作推进的。在这个信息过剩的时代,人们已经对铺天盖地的炒作和信息产生审美疲劳,所以要想打动人心,就必须有创新,而好的创意,不是整天做办公室拍拍脑门就能想出来的,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必须去亲历,只有这样,才会有视觉和心理的触动,才会有一闪而过的灵感。

 

比如很多境内外的旅行地,因为人迹罕至,艰险未知,反而给他带来了创作的灵感源泉,让他滋生了无尽的创意,这是使他乐在其中,乐此不疲。也由此产出了在国内外广受好评的案例:比如法国深度之旅带一瓶好酒去巴黎:醉行法国小城镇酒庄; 激情穿越枫叶之国;在梦想中穿行,在激情中云游的《玄影澳洲》…..贾总根据多年的旅行经历总结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旅游行程的品质的要求也随之水涨船高,决定性考虑因素也由原来的景点多不多够不够便宜转变为值不值独特不独特有趣不有趣。人们不再满足于“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回来啥都不知道”的传统旅行了,现在很多人的旅行是带有目的性的,是把自己从一个惯有的生活状态里抽离出来,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一些新的感悟。因此富有文化底蕴的深度游,让身体和心灵都放飞在路上的自驾游等都逐渐受到青睐。

 

少时偏科的贾云峰也许没想到,会有一天常常感受到像是数学高手面对一个错综复杂的难题,并通过自己的努力将难题迎刃而解后的巨大快感和成就感。由于品质旅游的时代已经到来,创新旅游产品成为市场发展的趋势所在,贾总带领他的团队提出“中国旅游景区突破发展生态圈”一站式解决方案,即配套策划、业态、市场、运营、资本和上市六大服务,提出从景区出发,以服务为轴,尊重市场的同时更着眼需求,合理配置各环节专业力量,让创意旅游产品能够延长旅游目的地的生命周期:

 

 “为景区找魂,为景区找钱,为景区找人,为景区找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