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动态 > 公司新闻 > 亚太第一卫视专访横店集团创办人徐文荣

亚太第一卫视专访横店集团创办人徐文荣

2015-04-29 17:19:12   德安杰


   他,一手創建東方影視帝國,被喻為東方好萊塢。他,築夢文化產業,造福一方百姓。他就是橫店集團創始人,徐文榮。他思想超前,充滿革新意識,他的成功經歷,源於高度自信和勇敢闖蕩。在徐文榮身上,既有改革者的魄力,也有商人的精明。這些特質,讓他成功構建商業帝國,帶領橫店走向富有。他始終強調,社會責任的重要,以強烈的責任感和事業心,走出了一條獨具橫店特色的發展之路。

陳箋:其實說到國家對文化產業的支持,還是近年來的事情,您這麼早就有這樣的一個想法,是源於您喜歡看電影,看電視,有這種情誼結在裡面嗎?

徐文榮:對的,我們是從深圳學出去的,大張旗鼓在搞旅遊產業,速度很快,那個時候叫做深圳速度。我們說研究一下,我們也辦,我一下子辦了五個旅遊景點。來參觀的人很多,但是沒有回頭客,我總是想見到影視旅遊進去。香港回歸的時候,他(謝晉)要拍一部香港回歸的電影,要造一個拍攝基地,他有一次碰到我們浙江省電影製片廠廠長,他說:你只有去找橫店的徐老闆,他可能會給你建。那時候他是政協委員,我是人大代表,在北京碰到了,兩會他找到我了,一拍即合。他說大大小小要一百二十棟房子,我說一百二十棟房子,一個月完成,可能嗎?冬天啊,我說你看天在下雨還在下雪,而且你這小山坡要破掉,根本就來不及,那個時候破掉小山坡,我們還沒有先進工具呢,最後呢,他答應要三個月。那我也是拼命啊,因為我想發展影視產業啊,影視拍攝基地啊。抓住這個好機會,那時中國的導演,是兩個最有名的,一個是謝晉,一個是陳凱歌。我們白天晚上幹,總算三個月完成,他很高興,非常高興。好,這拍戲,一拍以後,都知道了,帶動了旅遊,都來看看這個景是怎麼回事。我們景點呢要有修維成本的,賣門票的,而且他們拍戲是要收錢的,這個陳凱歌呢,很小氣的,老是同景區裡的總經理吵架,我說了,我全開放,免費拍戲。

陳箋:為甚麼要有這樣一個決定呢?

徐文榮:影視拍戲已經帶動我的旅遊了,這是一。二,我們也體諒到劇組的困難。我要引進更多的技術到橫店來拍戲,你放心好了,我還會造很多的景,一個一個造起來。影視基地那麼多,拍戲那麼多,國家就批准我們,設了一個影視拍攝基地實驗區。劇組呢,劇本進來,主要的演員進來,別的一律不帶了,通通在橫店配套,你要甚麼都有,他們可以本子進來,片子帶走。好了,這個實驗區批下來以後,不但是國內鬧起來,而且國外也進來了。美國好萊塢過來拍完以後呢,他感到太奇怪了,東方出現了那麼一個旗幟,他們的雜誌宣傳,橫店是中國的好萊塢,後來呢,還有別的國家來了,他說:你不是中國的好萊塢,你是東方的好萊塢。到現在為止,不要說拍戲的劇組很多,群眾演員有三萬多個,叫橫漂,(北)京有京漂,橫(店)有橫漂,京漂已經下去啦,橫漂呢大量的起來了。

陳箋:其實徐老我們知道,中國金融道路上,有些企業可能包裝上市,裡面的內容並不好,資產並不優質,但是現在我們在改革的路上,我們需要有很好的,有盈利能力的資產,進入上市公司,其實這條路也在變化當中。

徐文榮:那時上市也是容易的,資產量化下去更容易,有一次我在北京開八屆人大代表(大會),我找去問書記,問省長,我說:我們都是自力更生發展起來的,資產量化下去,我一下子變成為,不是億萬富翁,而且是幾十個億的富翁。我說,錢拿來幹甚麼,我們的指導思想,是為老百姓做點好事,幫助老百姓富起來,而去努力奮鬥的。他說:你不量化可以的,你想幹甚麼就幹甚麼。結果我想我這個集團,也沒上市,集體經濟也不是集體經濟,老百姓沒有投資,我們沒有投資,別人沒有來投資,那我叫甚麼集體呢?我想來想去,我想到一個名字,我的企業是幾百家組織一個企業聯合會,叫做社團經濟企業聯合會。因為我是勞碌終生的了,不會休息的,帶了一幫老頭也帶了幾個青年,我們重新成立了一個機構,叫做橫店共創共有共富共享工作委員會。工作委員會,我自己為主席,當然是經過政府批准的。社團經濟企業聯合會,是投資主體,都應該交給這個組織的,這個組織交上來的利潤呢,又成立一個慈善基金會,交到慈善基金會,慈善基金會呢,又拿出去做好事。除了支持城鎮化進行以外,更多的幫助老百姓,辦工廠,開商店,辦賓館。

陳箋:但是為甚麼您不想把它做成一個家族企業,好像只有一個兒子在接成,接您這個事業在做,為甚麼不讓其他孩子也一起?

徐文榮:因為我們是四共,為老百姓辦好事的,你如果成立一個家族企業的話,那資產誰加入呢?有困難。當時我選接班人也不是選我兒子的,公開甄選,我提出五個條件。第一個條件,我實際沒有甚麼文化的,以後的世界必須要有文化的人來掌權的,一是大學畢業,二,基層幹過,企業必須兩千萬利潤。有經營能力。第三個呢,能公關。第四點,先進的經營理念。第五個呢,必須要繼承社團經濟模式,四共。五個條件,你們自己來選吧。好,一選都選到我的兒子啦。我本來是選別人的,別人兩次去勸他接棒,都不敢接,這個攤子太大,我兒子接棒了,接走了,他也怕。我說不要怕,膽子大些,後邊有我呢,是不是啊?但是我不會來參與的,但是有一條,你的妹夫,妹妹,弟弟,全部離開集團。假如揉在裡邊,出現了一個違規,那他很難處理,我都講清楚了,所以你們必須走,所以我移交給他的時候,我提出來三條意見:要容天下人,聚天下智慧,謀天下利。現在他都在這麼做,做得很好。

陳箋:其實您以前說過,其實改革者是要吃虧的,您現在還認為是這樣嗎?

徐文榮:改革沒有吃虧,改革要走在前面,改革如果要走在後面的要吃虧了。改革要走在前面,這是真理,鄧小平說啦,現在是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有很長的時間是初級階段,第二句話,發展是硬道理,不管是白貓黑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第三句話,就是摸著石子過河。好啦,我們放開啦,大幹啦,那個時候有的是政府的服務的環境不好,很多的東西跟不上來,如果要等待政府的批准,那是幹不成的,幹不成的,我們就聽鄧小平的話,大幹幹起來的,要走在前面的。

陳箋:其實在您身上有很多的角色,有人說你是農民企業家啦,人大代表啦,社會企業家,還有國家勞模等等,您自己覺得自己是甚麼樣的身分?

徐文榮:他們評我是世界的領袖,商業的領袖,這次兩會,很多重要的媒體都要把我的故事拿到兩會裡面去宣傳,我一概拒絕,因為不能為個人的名義而囚固住。現在我們發展文化產業,文化產業前途很大的,我們最近五六年,要拿出五百個億,來建設影視基地和旅遊文化基地,其中包括圓明新園。我退下來以後,這些企業全部交給下一代去做,我留下來,我再去發展大的旅遊項目。大的旅遊項目不是一個,首先把中國最知名的,最美麗的,和世界最知名的,是圓明園。我不講歷史,圓明園是怎麼燒掉的,但是圓明園過去是皇家的園林,老百姓根本看不到,現在被毀了,我去看了兩次,心裡很痛,說明那時的國力不足,被人欺侮。法國的大作家雨果,他說過一句話,圓明園是世界最美的一個皇家御園,是萬園之園,燒掉真可惜了。那我要恢復回去,圓明園究竟是個甚麼東西,如果讓後代的人看看。那會激發人民的愛國主義熱情,這種激情,保衛家鄉的重要性,所以我決定要把它建起來,清朝政府花了一百五十五年時間,我們只花了四年時間,全部把它建好。

【第一會客室/ Elites One on One

每週一NowTV 552頻道,20:00首播21:0022:30重播,亞太第一衛視網站www.one-tv.com同步播出與重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