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旅游专栏 > 集思广益发力“下半场” 2016全国旅游工作研讨班与会代表热议六大“关键词”

集思广益发力“下半场” 2016全国旅游工作研讨班与会代表热议六大“关键词”

2016-08-29 15:13:53   中国旅游报


图为李金早局长为最佳发言奖、最佳演讲奖、最佳主持人奖获得者颁奖。薛枫摄

“叮叮,叮叮”清脆的铃声不时在2016全国旅游工作研讨班的会场内响起。原来,此次研讨班改变了以往汇报发言的模式,采取了“1+7”的论坛形式,即1位主持人和7位对话嘉宾围绕具体专题探讨交流,每位发言以5分钟为限,谈出“干货”,超时即被响铃提醒……

研讨班上,与会代表集思广益、各抒己见,既有观点的交锋、也有思想的碰触,更多的共识在深入交流中逐渐达成。记者注意到,全域旅游、旅游扶贫、厕所革命、旅游供给侧改革、市场秩序、旅游+互联网成为研讨的六大关键词。这些关键词将如何影响下半年的全国旅游工作,值得期待。

创新举措扎实推进“全域旅游”

全国首批262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单位扬帆起航;云南以“旅游+互联网+金融”模式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贵州成立了全域旅游品牌国际传播发展中心;京津冀成立了乡村旅游协同发展平台……今年以来,全国推进全域旅游的新举措、新思路层出不穷。记者在此次培训班上也感受到了各地的热情。

“全域旅游的概念,非常契合国家经济转型升级的大趋势。”北京市旅游委主任宋宇表示,当前,我国旅游业进入一个空前繁荣的阶段,休闲旅游逐渐走向前台,旅游不再局限于景区内,而是延伸到景区之外,这就需要用全域旅游来进一步推动旅游业发展。

江西省旅游委主任丁晓群说,旅游景观要全域优化,打造聚焦点,培育兴奋点,构筑支撑点;旅游机制要全域创新,不停留在旅游行业内,立足全域旅游创新机制;旅游功能要全域融合,各项功能不是简单相加,而是全面融合。

“海南省被确定为全国唯一全域旅游创建省份后,省委、省政府立刻行动起来,召开了全省万人视频电话会议。”海南省旅游委主任孙颖介绍,海南以点线面结合推进全域旅游,多规合一,把全省作为一个景区打造;建立了旅游产业联席会议等4个省级管理机制作为统筹机构;省政府牵头进行顶层设计,编制全域旅游的规划标准,制定实施旅行社、导游、旅游交通、景区、旅游价格五部法规等。

云南省旅游委主任余繁说,“云南旅游产业通过30多年的发展,到了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全域旅游为我们指明了一个新的发展方向。”对于如何推进全域旅游,他提出了六个“统筹”,即组织统筹、产业统筹、城乡统筹、配套统筹、治理统筹、营销统筹。

“浙江全域旅游工作的一个突出特点是抓县域,让县委书记、县长来推动全域旅游,县域有充分的整合力和凝聚力。浙江大部分旅游业发达的县都成立了旅游发展委员会,切实地聚集了人财物,发挥了统筹协调作用。”浙江省旅游局局长王文娟说,旅游部门要树立“三精”的理念,即精准、精细、精品,旅游业也应该树立工匠精神。

凝聚各方精准发力“旅游扶贫”

河北京西百渡休闲度假区涉及涞水、易县、涞源3个县,3个县均是国家级贫困县。三县打破行政界线,统一规划,整合旅游、扶贫、农业、美丽乡村建设等各方面资金20多亿元,撬动社会资本300多亿元,引进了50多个投资主体,拟建和在建项目80多个,涉及83个贫困村,3万多人直接受益……

这是河北旅游委主任那书晨介绍的一个旅游扶贫案例。据了解,全国各地借助乡村旅游的良好发展势头,大力推进旅游扶贫工作,取得了切实成效。

“内蒙古现在有80万贫困人口,产业扶贫占46%,其中旅游产业扶贫占40%。目前内蒙古有447个村、4200户开展乡村旅游,去年接待游客2860万人次,有18亿元的收入,直接从业人员13万人,带动间接就业50万人。”内蒙古自治区旅游局局长魏国楠介绍,“自治区政府每年安排2000万元用于旅游扶贫,我们正在拿这2000万元做基金,可以放大到2亿元左右。”

“农牧民需要看到实实在在的好处,才会跟着去做,所以宣传引导非常重要。”魏国楠说,推进旅游扶贫还要注重组织化,比如鼓励“公司+农户”“合作社+农户”等;还应打造个性化产品,深入挖掘文化内涵。

旅游扶贫关键在精准。对此,甘肃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何伟介绍了甘肃旅游扶贫的“精准”之策,即对象精准,组织力量摸底调查,确定国家级和省级旅游扶贫重点村;目标精准,坚持就业和收入“双提高”、产业和生态“双促进”、物质和精神“双脱贫”的旅游扶贫方向;内容精准,以增强贫困地区发展的内生动力为根本,以发展乡村旅游为重点;措施精准,因地制宜,分类指导,分批推进。

建管并重全面推进“厕所革命”

“厕所,是24小时营业、365天开门的地方,可以说是永不关门的公共服务场所。旅游业抓好它,就是在展现自身的服务品质。”全国工商联旅游业商会会长王平说。

此次研讨班上,厕所革命是讨论焦点之一。根据国家旅游局公布的数据,截至今年8月15日,全国共完成新改建旅游厕所约2.95万座,其中新建约1.96万座,改扩建9877万座,占厕所革命三年行动计划的

51.77%。

“去年一年,青海全省建了630座厕所,这是青海历史上第一次集中建这么多厕所。”青海省旅游局局长徐浩说,“厕所革命点到了旅游业的痛处。过去,旅游工作虽然提出了很多公共服务方面的问题,但没有把厕所这个问题与旅游发展结合起来。对于青海来说,厕所革命有特殊的意义,对生态环境保护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厕所革命要跟中心工作紧密结合。广西将旅游厕所建设与脱贫攻坚、全域旅游、旅游强省建设等中心工作紧密结合起来。”广西壮族自治区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甘霖介绍,“广西重点在三大国际旅游目的地、四大旅游集散城市、6条特色精品旅游线路、10个全域旅游创建县开展旅游厕所建设。同时对重点贫困村、乡村旅游点、农家乐的厕所建设进行扶持。”

“过去我们认为,厕所问题是不登大雅之堂的,进行厕所规划时总要选一些偏僻角落。现在变了,比如南京牛首山景区的厕所全部在醒目的地方,成了一道风景,每个厕所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江苏省旅游局局长秦景安说。

据了解,下一步,国家旅游局将继续深入推进厕所革命,继续推动“以商养厕、以商管厕”,通过PPP等模式,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厕所建设、管理。

政企合力持续深化“供给侧改革”

“旅行社、酒店等市场主体最清楚市场需要什么,可以说,做大做强旅行社等市场主体,是供给侧改革的客观要求。”在探讨旅游业供给侧改革时,重庆市旅游局局长刘旗提到,“政府部门如何支持旅行社等市场主体做大做强是至关重要的。‘十二五’期间,重庆旅行社行业每年都以两位数在增长,这与各级政府的政策支持是分不开的,各个区县都出台了旅行社奖励的政策,每年投入上千万资金奖励旅行社。”

事实上,不久前,国家旅游局新修订的《旅行社条例》已经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力图使其更加切合旅游业发展实际,更好地推动旅行社健康发展。

与旅行社同样重要的,还有旅游住宿这一市场主体。“旅游住宿将走向大住宿业发展格局,主要会分为两个部分,一是标准住宿,如星级饭店,二是非标准住宿,比如民宿、房车等。其中,标准化住宿的供给侧改革最难,星级饭店目前面临巨大困难。而民宿等非标准化住宿则获得了很大发展,已经达到6万多家的规模。”中国旅游协会秘书长、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会长张润钢说,“从政府角度来说,对民宿的管理不宜完全照搬星级饭店。”

投融资也是此次研讨班关注的焦点之一。

“旅游投资逐步从散点投资,如景点、酒店等单体投资,发展到对一个目的地的整体性、综合性投资。经过多年的发展,旅游投资已经从‘小资本’进入‘大资本’时代。”中国旅游智库秘书长、南开大学教授石培华说,“政府和投资者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从‘招手’‘牵手’‘握手’发展到‘联手’,原来是招商引资,以项目开发为载体,现在的PPP项目、混合经济等形式,政企合作更加紧密。”

在旅游投资升温、政企合作更加紧密的背景下,各地纷纷搭建旅游投融资平台,推进旅游金融创新。

“目前,各地政府都在探索建立旅游业相关基金,重庆主要建立了两类基金,一是政府引导基金,主要做项目孵化,二是天使投资基金,主要做专项投资。”刘旗说,“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基金找不到项目。所以,从今年开始,我们下大力气,做了一大批项目,进行包装、优化、再造、整合、重组,然后提供给基金公司来投资。目前资本市场确实‘不差钱’,政府要在制度创新方面加大力度。”

据悉,国家旅游局下一步将着力加强制度供给,推进《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旅游用地等政策落地。同时将积极与其他部委国家层面的改革进行对接,努力将旅游业发展诉求融汇到各项相关制度改革中。

综合监管大力整治“市场秩序”

“哈尔滨天价鱼事件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如何避免,关键是要有治理的良药。”在谈到旅游监管问题时,黑龙江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锡东光毫不避讳负面事件,“全域旅游背景之下,健全旅游市场综合监管机制,关键在‘综合’二字,要用‘综合’来适应全域,换句话说,全域旅游呼唤着综合监管。”

随着我国旅游业井喷式发展,旅游监管成了比较棘手的问题,也是与会嘉宾关心的话题。

“我国已经进入了大众旅游时代,这个时代既是发展的黄金期,也是矛盾的凸显期,旅游产业发展和旅游消费环境的关系,就如同船和水的关系,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锡东光说。

余繁介绍了“1+3”旅游管理体制(旅游委、旅游警察、旅游巡回法庭、工商旅游分局)建设方面的经验,他说,“我们派专人去三亚考察学习,回来之后试点成立了旅游警察支队,效果非常好,原来一些行政部门无法做到的事情,旅游警察可以兜底了。另外,还建立了60多个旅游巡回法庭,旅游工商分局也将陆续建立。此外,今年我们先后派出了两批16个督导组,对各个州市进行督导,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据悉,目前全国已有半数以上省(区、市)成立了旅游发展委员会,同时11个设区市、19个县成立了旅游警察支队,5个设区市和9个县成立了工商旅游分局,5个设区市和44个县成立了旅游巡回法庭。

旅游综合监管的推进也离不开企业。

锦江集团总裁郭丽娟说,近年来,锦江集团苦练内功,引进先进的管理思想、管理工具,导入先进的绩效管理模式,构建了覆盖全服务链的标准化体系,建立了跨部门、跨板块的沟通协调机制,强化过程管理,为企业服务质量打下了坚实基础。

春秋旅游国内部总经理吴红介绍,春秋旅游的目标是打造百年老店,十分看重企业诚信建设。35年来,春秋旅游坚持对出游归来的游客进行回访,累计访问了350万名游客。另外,春秋旅游每年都会召开供应商大会,对诚信供应商予以奖励。

培育新动能积极推动“旅游+互联网”

“南京旅游大数据中心去年已经初步建成,运行近一年,效果良好。”南京市旅游委主任金卫东说,“大数据中心可以每天实时发布景区的舒适度指数;可以对客源地加以分析,精准营销;可以对重点地区实时监控,强化监管;可以分析客流规律,特别是景点之间的流动规律,可据此设计观光巴士线路。另外,在重点时段,还可以作为应急指挥平台。总而言之,这个数据中心建好以后,确实对旅游业的健康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

此次研讨班上,南京市旅游委在大数据应用方面的经验引起了与会代表的兴趣。据悉,今年下半年,国家旅游局将实施“旅游+互联网”行动,启动旅游大数据工程,建设全国旅游产业运行监测和应急指挥平台。“旅游+互联网”也成为嘉宾讨论的焦点。

“在推进全域旅游时代,大数据思维特别重要,大数据技术在支撑政府监管、企业间互利互惠、为游客提供更多便利等方面,更是意义巨大。”贵州省旅游委主任李三旗说。

上海市旅游局局长杨劲松说,推进“旅游+互联网”,从旅游管理部门角度来讲,要以人为本,核心是通过互联网为游客提供一个安心、舒适、便捷的旅游体验。上海这几年着力推进了景区瞬时最大客流发布系统,除了通过官方网站、微博、微信传播之外,还接入了上海的大型门户网站。

“旅游+互联网”靠谁来推动?“首先是政府主导。当前大数据应用不统一,企业各搞一块,没有任何一个企业可以统筹全部,这就需要政府搭建统一的大数据平台,统一规划,统一标准。企业是‘旅游+互联网’的主体。”李三旗说。

“‘旅游+互联网’核心动力是企业,比如上海的携程、驴妈妈。旅游部门应千方百计地鼓励企业发挥作用。”杨劲松说。(记者 沈仲亮 李志刚)